再見,那些曾經的自己

與靈魂作伴,讓時間對峙荒涼,我無需向任何人交代。 ── 倉央嘉措 今天花了點時間,做了一件我自己曾經非常鄙夷的事情:把微信朋友圈的內容清空了。不需要誤會,我不是失戀或者什麼受了什麼刺激。因為微信並沒有開放或者半開放任何有關朋友圈的 API,這就意味著我需要手動刪除每一條內容,這同時逼迫我把內容都再看一次,也回憶一次。在此過程中,我一次又一次地向那些曾經存在的各種自己,說了一聲,再見。 再見,曾經無病呻吟的自己。 再見,曾經多愁善感的自己。 再見,曾經中二的自己。 再見,曾經容易激動的自己。 »

鄉土﹣順德

今天(2016年04月03日)是清明節假期,莫明其妙地想要去試試新的公交車路線,以致可以到達平日做輕軌的最近站點。以前都是靠開車到這個站點或者通過別的公交車路線去更遠但更為熟悉的終點站,但最近因為某些原因,我想試試看這一條剛開通不久的路線。 而這條路線會經過一個聽說了 20 年,而且離我住的地方並不是很遠,然而我卻未曾深入的地方──順德。是的,我生長在佛山這個城市,其中有一個叫做順德的市轄區。在我複雜的朋友圈中,經常能聽到”順德與佛山同級“的概念,後來一查這是因為在 1992 年到 2003 年間, »

飢餓感 (中文)

有人問我為何如此突出,我想反問:你知道飢餓的感覺嗎? 我生自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雙親從廣西農村來到了廣東打工。我聽了無數遍他們是如何從底層工人逐漸成為人民教師的故事。如果對我父輩家庭進行階級評定,恐怕只能是小康中的中下層。 ​是的,我沒有得到任何來自血統或宗族的禮物,如果硬要說有,可能就是來自少數民族基因(我身份證上是漢族)的好酒量。我並不像我的很多朋友那樣,父輩甚至更早就已經來到了上流社會,自己便自然地成為了富二代。雖然我並沒有從 HARD MODE 進入了這個世界,但我也沒能得到選擇 EASY MODE 的資格。 ​我說飢餓, »

It is hard to say goodbye

I got an interesting idea a year ago, which means a platform for the clothes customers to show there photos which is including the clothes they »

記.于 2015 年聖誕節.的後一天

就在前天,平安夜的那一天,人稱「非主流標誌」的沉珂(Ceekay),以微博@幽灵木偶偶 “復活”。為何說“復活”?因為 7 年前,當時的網絡歌手、『頹廢向』紅人沉珂被爆“自殺”。如今她宣佈自己並沒有死,只是隱姓埋名了。這兩天,微博、貼吧簡直炸了起來,一眾 90 後紛紛感嘆“ »